爱沙尼亚的意念纳税人。
在成为半个植物学家的路上,所以画里有时候会长出花来。
(我也说俄语和学IR,所以请和我扯皮)
bloodeyes.lofter.com←这是我老婆
ask.fm/askEesti的bot夏季。欢迎来搞。

我没想过我居然会把一个15分钟打出来的东西发lof

* 并且没人看出这是一篇爱拉,还是爱德华第一人称

* 显然AU,不清楚他们可能是什么关系,大概住在纽约的一个窗户朝西的小公寓里。

* 你正在直接观看我的脑子(??

* 请和我交流脑洞


辞藻在我的唇边消失了,当我快要把它们说出口的时候。


我站在房间里,试着理解冬天金色的夕阳。我在这个喧嚣的城市里,我想着。我现在写这些文字,而一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山和森林里的女人会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吗?


我点燃香烟,看到他在窗外匆匆走过,穿着那件红色的夹克衫。他喜欢红色。他的红色亮得不像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时尚现在偏好黑色或者一些完全没有逻辑的...

我不能画出他万分之一的美貌.jpg

今天下午阳光很好,所以觉得扫描稿太冷冰冰的了。

一整张腻腻歪歪的典爱摸鱼里的一小部分


想画黄图

来自 @Finno 的模组Norrsken - 受诅咒而永生却无法逃出轮回的吸血鬼猎人提诺,在夜晚着睡袍拿着那柄百年前爱人留下的匕首的样子。

匕首上刻着贝瓦尔德的名字(并不能看清

我居然在画典芬?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靓仔他是一个饼干,他腿长一米八


我的口味根本过于一致

A incredibly touching quote from the IR class.

"Formed in constant relationship to each other ... interchange, including diplomacy and conflict, is how a state understand itself."

国家们从彼此之间长期以往的关系和相互作用之间理解它们自己,不论这种相互关系是友谊还是冲突。


我觉得这句话可以写一篇文出来!!(虽然我觉得IR领域里的每一个quote都可以写一篇文出来(...

我知...

“他是欲望之火。”

最近在看Michael Roberts的《The Swedish Imperial Experience》,每天几乎都会被猝不及防地塞一嘴粮(?)关于解释瑞典帝国1560年后疯狂的侵略性,读了好几个学派的理论感觉中心结论都包含了为了保护爱沙尼亚的安全/为了排除爱沙尼亚港口的贸易竞争者/为了缓解爱沙尼亚的赋税(虽然被收很多税本来就是因为瑞典在不停打仗(...)/etc. 请问你爱到底是什么程度的祸水.jpg

P2 是书中的摘录,P1的灵感来源。手动翻译:

……当然,没有理由假装瑞典直到1660年的政策都仅仅是谨慎的和防御性的。旧学派*当然也从未这样断言过...

偷跑一发最近正在搞的一个脑洞(和在跑的一个团):Sunken Ship. 是一个老套(或许?)的关于人鱼的童话。

美丽的西尔维娅。

更多设定和细节将在之后根据跑团进度更新。故事将在结团后发布。有可能吧毕竟我可是坑王(呸)

P5 跪下了

(P7长得好像我Russian Politics的教授(...

HistoricalPics:

“夏娃的荣耀”
- 柏林摄影师Tamboly拍摄了一组穿着一战制服的女性,期望看到现代商业社会中艳丽女郎,娴熟妇人之外的另一种女性形象。

 @大yi巴猫 点的典乌!

“他是个多英俊的好少年啊。”

偷窥着睡在干草堆上的瑞典军官的鞑靼少女。

P2 在实验笔记上(...)随便涂下的想法。贝瓦尔德和他残存的军队在一个泥泞的夜晚动身离开,冬妮娅想了很久,才去和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好运。”


乌姐衣服的参考:https://www.passionforum.ru/posts/64994-ty-postoi-postoi-krasavica-moja.html

1 2 3 4 5
© 亚苏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